返回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21章 第三十二章(第1/3页)

    有了农机,秋收的活儿可好干多了,学操作机器,总比徒手收割要容易。

    老大爷家的收割机还真的挺好用,收割、脱粒、打捆一体作业,速度蹭蹭蹭的,半天就把原本节目组计划他们至少三天才能收完的田,全都给收拾完了!

    对于这种老大爷强行违规操作,节目组也是拿他们没办法,幸好还有备用方案,临时又调整,增加活动,否则素材都不够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忙碌一天大家也累了,没有热水器,齐涉江发挥自己的特长,烧了些热水,大家伙洗完澡就各自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按照白天约定好的,张约和齐涉江睡一张床,临睡觉前他们都听到了,肖潇维那几个逗比在念叨什么“同床异梦”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点以张约的生物钟也不大困,只靠在床头玩手机,看一看微博。

    他其实挺别扭的,不仅因为同睡者的身份,他就不太习惯和人睡同一张床。齐涉江躺在旁边,闭着眼睛也不知睡着没,那张漂亮但是可恶的脸露在外头……

    “您在上网吗?”齐涉江眼睛没睁开,却是冷不丁开口。

    张约吓一跳,虽然他和齐涉江有过矛盾,但一天下来,农机也是齐涉江借到的,火也是齐涉江生的,不可能还黑脸,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齐涉江:“能问您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张约看了他半天,经过了前几次,张约对齐涉江开口都比较防备的,免得再被玩弄,谨慎地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齐涉江字正腔圆地道:“二三三三三,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张约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神他妈二三三三三啊!张约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又耍我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房间里还有摄像头,齐涉江不至于吧。这家伙不是混了点西方血统,在海外生活过么,难道不大了解国内网络文化?

    张约半信半疑,给齐涉江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齐涉江恍然,原来就是笑的意思啊。他也是学习手机时看到的,百思不得其解,这种东西手机说明书上也没有,他试着和化妆师说了一下,结果人家好像也不知这意思。

    看张约经常上网的样子,他问了问,还真得到答案了。

    齐涉江严肃地点了点头,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张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转过头用被子蒙住冷脸,无声地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妈的,齐涉江这正儿八经的样子,尤其刚才拿京腔问他2333的意思,越想越好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约就爬起来了,准备吊嗓子,但他发现有个人起得比自己还早,那就是齐涉江。

    齐涉江也是起来练功的,他的摄影师都难以置信,本以为跟着齐涉江拍摄应该很轻松,谁知道他居然起那么早。

    等张约走出去时,齐涉江已经坐在屋子外边拨弦子,他前头练完相声基本功了,现在轮到子弟书,三弦是子弟书的伴奏,当然一天都不能放下。

    齐涉江听到张约的动静,回头看他一眼,“早。”

    张约挺惊讶的,走了过去,两手揣兜里,“……你在练习?”

    “白天要干活,趁这个时候练一下。”齐涉江平静地道。

    张约在惊讶之余,又有点难怪的感觉,听过齐涉江唱曲,他早该想到才是,那肯定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出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齐涉江又看他两眼,忽然笑了一下,手指拨弦,只一个小节,张约就听出来了,这是自己的歌,就是之前晚会时,齐涉江在厕所夸过的那首,他的代表作《秋水》。

    “只听了一遍,弹得不大准。”齐涉江还道。

    张约却有些吃惊,“你就听过那一遍?”

    要不是齐涉江脸上写满了真诚,张约会以为他在骗自己,他的原曲甚至不是三弦曲。而且如果齐涉江真的只听过那一遍,那他在厕所里就不是故意挑衅?

    张约看齐涉江,齐涉江却是低头在按弦。

    也许张约觉得惊讶,但是对他们那些靠手艺谋生,真正演不好就要饿死的老艺人来说,他这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齐涉江还记得,那时候因为观众喜欢新奇,看各种反串戏、滑稽戏。为了招揽观众,他父亲唱戏的园子老板尝试把西洋戏剧改成华夏戏,找来会西洋乐器的乐师伴奏,来个大杂烩。

    父亲大字不识,也不会看曲谱,那乐师还说这不好排演。结果父亲只叫他演奏了两遍,就完美地演唱了出来,令其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齐涉江的手指在弦上轻拨,恍惚间就像时空从未变换,就连身体也存在肌肉记忆一般,与琴弦的每一次接触,都是熟悉的手感。

    张约不禁跟着齐涉江的三弦,把自己的歌低声哼唱了一遍,他的声音就像冰层下荡漾的湖,既有穿透力又通透,既含着微妙复杂的情绪,又带着距离感与空间感。

    这样的音色,和圆润饱满的三弦声像在同一个高度上的互补,弦声完全把他的歌声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秋水从春流到冬,海面高低好像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