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21章 第三十二章(第2/3页)

没有任何不同……你数过青山飞起的三十九片梧桐,只是满面酒借红。”

    齐涉江侧头去看张约,弦子贴着他的调。

    余音袅袅,张约和齐涉江对视了三秒,忽然异口同声说道:“你长得真好!”

    两人旋即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奇怪的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    齐涉江随手把三弦放下,“我去烧点热水,待会儿大家洗漱。”

    张约“嗯”了一声,仍蹲在原处,半晌又觉得有意思,埋头低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俩的摄影师暗想,刚才那即兴合作倒是很不错,可惜根据节目的设定,至少在头几期,他俩注定要被剪得针锋相对,否则也对不起观众的期待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,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放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晴爬起来,穿着拖鞋晃晃悠悠走出去,就听齐涉江招呼他打热水洗脸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看到张约也在洗脸,齐涉江在旁边拿个水瓢,往里面倒热水,还问:“好了说。”

    张约过了会儿,就“嗯”一声,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齐涉江把剩下的水倒进另一个盆,递给谢晴。

    谢晴端着盆有点愣神,他怎么觉得这俩人和谐了很多啊!虽然这对话也不是特别亲密!

    晃了晃脑袋,谢晴觉得是自己的错觉,明明昨天张约还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等到吃饭的时候,不止谢晴,肖潇维和周动都觉出味儿来了。他们跟张约认识那么久,哪能看不出张约和齐涉江话不多,但张约那刺刺的劲儿没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俩怎么回事,你认他做大哥了?”周动小声问张约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。”张约随手把馒头塞进周动嘴里,走开了。

    周动把馒头拿出来,嚼了一口,“哈,我知道了,肯定是昨晚一个房间,Jesse把他睡服了。”

    肖潇维和谢晴闷笑:“哈哈哈哈哈可不是么,网上现在管他叫张妃。”

    张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家伙知道他听得到的吧??

    .

    这个白天,他们都是干导演派的其他活儿,像是采收水果、牧羊之类的,这个村不少人家都放养黑山羊。

    结果齐涉江又是最如鱼得水的一个,放得比其他人都开,搞得导演都嘀咕了,这为了口碑够拼的啊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又到其中一组嘉宾家里去吃露天烧烤,还邀请了一些村民,包括借他们农机的老大爷,现场相当热闹。

    吃得差不多,就有人起哄表演了,唱歌的,跳舞的,弹吉他的。

    “Jesse也来啊!”认识夏一苇的嘉宾嚷道,“你来首一苇的歌!”

    齐涉江自己也没什么作品,都觉得当然是唱他妈的歌。

    肖潇维他们因为和齐涉江一起住了一天多,还记得他那个笑话,都道:“哎,说段相声也行啊!你不相声艺人吗?”

    齐涉江一听,拿石头在地上画个圈,随手拿了个锅盖,倒过来往脚下一放,“那我给各位说一段,您觉得听着不错,就多捧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笑起来,觉得他在搞笑。

    倒是张约还思索了一下,齐涉江看起来怎么怪熟练的。

    刚开始学艺时,齐涉江就跟着他师父,给师父挑笼子,就是打杂,师父卖艺,他就拾掇道具,收钱,伺候茶水。

    再往后,自己白天出摊卖艺,晚上还要串巷子,上夜间娱乐场所,像是妓院之类的地方继续卖艺。

    所以要说起卖艺的经验,齐涉江实在太丰富了,一点尴尬都没有,这都是为吃饭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刚才他在地上画个圈,就叫“画锅”,过去撂地的一种,没固定地头,随在哪表演,画个圈就演出,这赚来钱是吃饭用的,所以才叫画锅,也是希冀能赚到钱吃饱饭。

    齐涉江这些日子也琢磨了一些适合这时候的垫话,一边说着小笑料,一边观察众人,好想使什么活儿,心里头已敲定了《错身还魂》。

    这一篇他之前在茶楼里说过,在场的人却是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这里多半是同行,说好了看表演的,注意力还算集中,齐涉江也没念定场诗,直接就入了活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杨昊山给噎得啊,说您这叫和糊涂县官不一样吗?就不能给我安排一个男人身份吗?可是他做小鬼的,怎么和阎王斗。最后捏着鼻子,心说我好歹还是做个官夫人吧。县官,今儿就轮着你倒霉了!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现场是越来越安静了,都在听齐涉江说故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场的嘉宾,基本都是吃过见过的明星艺人,就是这样,都浑然不觉间被带入了齐涉江的故事。

    连墙头上,也不知什么时候也趴了一帮村里的半大孩子,在那儿听故事,齐涉江声音传得远,他们也听得清清楚楚,不时发出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杨昊山急了,他一扒衣襟,将县官掀翻在架子床上,连哭带喊地说:有本事你就来啊,看我今天不弄死你!”等到二十分钟以后,齐涉江掐断了话头,众人还意犹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