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叶夕颜萧君泽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3章 王妃不受宠(第1/2页)

    眼泪无声从眼角滑落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那日的敬茶风波之后,王府上下都知道,他们的王妃是个不受宠的主。

    下人们对沈予初懈怠,姬妾们见了沈予初也十分轻慢。

    沈予初也不恼,似世间万事都不在她心上。

    日日只在自己的院子里煮茶看书,有时南香给她搬来一张藤椅,她便在午后暖阳里,吹着暖风,懒懒睡去。

    娇颜是楚择炎最得宠的妾室,那一次之后,她便记恨下了沈予初,常常等着在府内遇上沈予初给她下绊子,但是沈予初有意无意,出门逛花园时,总能挑娇颜跟楚择炎不在的时间,一来二去,娇颜也便不再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这一天楚择炎跟娇颜在鱼池边的亭子中赏景,娇颜抚琴,楚择炎品茗,一幅岁月静好的光景。

    远远的,却瞧见沈予初领着南香,径直朝亭子行来。

    沈予初来到亭子外,娇颜连忙起身迎上去,“这么巧,姐姐也来了,那便同妹妹与王爷一起坐一坐吧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沈予初回答,楚择炎冷哼:“巧么?我看是瞧准了时间过来的。我还以为有些人会识趣些,不再扰本王清静,原来不过都是欲擒故纵的把戏,现在到底还是按捺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沈予初已经做好被羞辱的准备,但是听到楚择炎的话,脸色还是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已经尽可能地避开他,很想见他的时候,也不过是远远看上一眼,便已知足。

    “王爷误会了,臣妾没有要打扰王爷与妹妹相处的意思,臣妾只是来知会王爷,明日便是臣妾回门的日子,按理,应是由夫君陪同一起归宁拜谒。归宁礼臣妾已为王爷备妥,明日出发前,臣妾会等王爷,吉时一到便启程,到时去或不去,都凭王爷做主。”

    沈予初说完,微微躬身行礼,转身便离开。

    她说来知会一声,便真的是知会一声。

    楚择炎看着沈予初纤柔的背影,眸色深了深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归宁的马车已经在王府外候着,沈予初定定坐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南香不住地掀帘子,往王府大门里瞧,“小姐,吉时快到了,咱们要不还是去请王爷吧,回门没有姑爷陪着,像什么话呢!”

    “他来不来,我都不强求。”沈予初索性阖上眼,靠在矮几上假寐。

    “跟王爷置气,这不是自个儿跟自个儿过不去吗……”

    南香为在家小姐着急,毕竟回门没有夫婿陪着,这是件多么丢

    人的事。

    “吉时到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在外一声高唱。

    楚择炎终究还是没有来。

    沈予初淡淡吩咐:“启程吧,别误了吉时。”

    南香苦着脸坐在车里,马车轮轴咕噜咕噜转起来,王府大门缓缓阖上,始终没有楚择炎的身影。

    等不到的人,便不要再等。

    沈宅的人已经恭敬候在沈府外。

    南香扶着沈予初下了马车,望风的下人没有瞧见楚择炎随行,一溜烟跑进屋里给沈老爷报信。

    沈予初才进门,前厅的门却重重阖上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王妃,老爷说不见客,您请回吧。”管家前来通报,叹了口气,又折回去。

    院里冷清,没一个人出来看一看沈家昔日的二小姐。

    天气骤变,忽地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沈予初执拗地站在厅外的院落里,任凭豆大的雨滴砸在脸上,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父亲的意思是让她与长姐一同入宫,但是自己却执拗嫁与楚择炎,闹得与家中关系破裂,不得宠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如今回门,连夫婿都不曾露面,沈家受如此大的羞辱,父亲当然是气她。

    可是这份难言苦楚,只能由沈予初一人承担。

    南香找来油纸伞给她撑上,但是哪里耐得住瓢泼大雨,沈予初的衣袂鬓角很快被雨打湿。

    雨很冰凉,就跟沈宅这紧闭的大门一样,就如同楚择炎的对待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予初回到王府,已经是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她拖着湿寒而厚重的裙角跨入大门,身后,香车美人的声响也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是楚择炎回来了,同他一起的,还有娇颜。

    楚择炎搂着娇颜一起下了马车,瞧见了门口的沈予初,微微一怔,旋即戏谑着笑问:“王妃这是去哪儿回来啊?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脑袋,装作方才忆起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,王妃今日回门。还可顺利?”

    沈予初毫无血色的唇紧抿着,脸上神色却淡淡,微微垂首,恭候楚择炎进门。

    楚择炎收了脸上的笑,转头问娇颜,“方才听的戏,夫人可喜欢?”

    经过沈予初身侧时,楚择炎低头擒住了娇颜的唇,狠狠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择炎二人身影走得远了,沈予初才回过魂,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迈出一步,针扎的痛觉从脚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