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开学当天被求婚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20.救美(第1/2页)

    病人在医院失踪的消息被医院的人压下来了,同时医院里有一位肾腺癌的病人宣布了死亡。

    易勋在住院大楼一楼的模范医生展示墙上看到了林政生前的照片,脸没有在诡异空间里看到的那样惨白,也没有被砸的血肉模糊的身体,他就面带微笑的看着镜头,慈眉善目看着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在他的肩上,蹲着一只不到巴掌大的狐狸,背后长着鱼鳍,不过这个,易勋想其他人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也是后来才知道,变成怨鬼的林政,生前在中心医院甚至全市都是很有威望的一名外科医生,他有一儿一女,女儿嫁了人,儿子还没成家,也是一个外科医生,女儿常年在外地,儿子也不怎么孝顺,老人寂寞,如果他也能看到某些东西,对他们应该也是十分友好的。

    不然朱獳怎么会为他做了那么多事?

    想到负一楼的那间手术室,易勋浑身发凉,这时,蹲在林政肩头的狐狸忽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喂,走了。”邵以泽在那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易勋一惊,又盯着看了一会儿,才转身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阿彬呢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里守着,病人肾没找回来,精神上又受了刺激,伤口还崩开了,医院做了紧急处理,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了,那小子愧疚的很,守着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那小子说的是易鸿彬,要说这事他确实也有责任,如果不是因为误会,张鹏也不会去找茬,不找茬就不会去医院,也就没有后面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了。

    易勋又四处望了望:“那辰方呢?”

    在他们集体安慰张鹏的时候,那人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邵以泽道:“谁是辰方?”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干瞪眼,前面忽然有一群医生护士推了一张病床急促的跑来。

    “让开!快让让!”

    易勋急忙躲开,和病床擦身而过的瞬间,看到了病床上躺的血淋淋的人,顿时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忘了林医生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时候林泉在手术台上喊的话,他说林政救不活了或许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癌症难治,肾腺癌复发率又极高,就算现在给他换肾暂时救回来了,难保下一次能不能活下来,林泉有顾虑,不肯割自己的肾给林政,虽说不孝,他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朱獳说的是真的,他偷了原本从张鹏身上取出来的肾,明明有希望却还是不肯救,这就是人品问题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算是真的被“千刀万剐”了。

    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,基本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,被割的伤口太多,看起来血肉模糊,但其实每条伤口的深度都不大,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人。

    古时候的凌迟大概也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群医生护士推着床浩浩荡荡而过,易勋转头,正好看到跟在后面一起走过来的人,不由得愕然:“你去救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辰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,易勋偏头看了看:“你拿着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问完,一个方形塑料袋已经晃到了他的视线中,看到里面的东西,他小心脏猛的一颤。

    辰方毫无所觉,直接举到了身前,说:“找到了,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里面装着的,是一个肾……

    易勋知道辰方少话是个实干派,但没想到他这个人这么实在!

    正巧有人推着病人从医院里出来,看到辰方手里的东西,一脸惊悚。

    易勋光速扯了自己刚在医院里面换下来的衣服,将塑料袋整个裹住,原本是想毁尸灭迹,却忘了他的校服上也是沾了血的,这样一裹,路人看他们就更惊悚了。

    于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或者绕道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路过的人胆子大点儿,或许警察都会被招呼来了。

    目送着那人推着轮椅走远,易勋后怕的低声斥道:“这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出来呢?”

    辰方无辜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越来越觉得他这个同桌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他用校服上衣带血的地方包住了塑料袋,留了干净的一面在外面,处理好了才意识到自己用校服裹了什么东西,一时间非常想扔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但是现实不允许。

    抱着一个烫手山芋,他问:“林泉那边怎么办?他醒了不会把……那事说出去吧?”

    辰方道:“我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笃定,易勋想问一句“怎么处理”,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:“那就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辰方沉默了一会儿,看了看他身后的人,问:“你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易勋道:“回公寓洗个澡,然后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穿的是临时买来换的衣服,要回学校还得重新换校服。

    辰方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