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开学当天被求婚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21.直言(第1/2页)

    回到学校,理所当然的被周琴训了一通,倒不是因为旷课,而是因为“擅自行动”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的时候,辰方说他会把事情处理好,事实上他的确把事情处理的很好,连张鹏的伤都得到了完美的解释。

    事发当天晚上,就有新闻报道了发生在中心医院里的事。

    德高望重的外科医生林政在中心医院病故,之后不久就有林政的儿子林泉,被人发现在医院的停车场被袭击重伤,身上有一百多条刀划出来的伤口。

    据调查,划伤林泉的人是林政医生曾经的一位病人,患有精神疾病,在一次意外受伤被林政救回来之后,就一直把林医生当成神一样的存在,所以得知了林医生患病,儿子却不肯救治的消息,就愤怒的对林泉实施了报复。

    目前病人已经被送回了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而林泉被留院观察,因为医德不佳,被取消了医师职称。

    张鹏作为事件的被波及者,医院对其进行了赔偿,并且已经转院修养。

    同样作为被波及者的两人,却要在办公室里受训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学生,这种事是你们该掺和的吗?现在没事是你们走运,要是你们也被划上几刀……你们才多大啊?”

    周琴一脸疲惫的扶住额头,叹了口气道:“知道人不见了,你们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报警?”

    辰方刚要开口,易勋生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,忙打断道:“是我不让报警的,我……我和张鹏关系不好您也知道,我就怕他是故意恶作剧,躲起来想报复我,所以我才拉着辰方帮我一起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周琴抬眼看了看,斥道:“那你也该向学校请个假!你知道你们失踪一下午学校找不着人急坏了多少人吗?”

    易勋下意识问:“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琴顿时哑口,在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,突然又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联系不到这两人的时候,学校立即联系了他们的家里人,可直到现在人回来了,双方父母却连个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复,但易勋从她眼里看到了同情,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他依旧若无其事的站着,周琴也不忍心再说他们什么,晚自习过去了一节课了,才把他们赶回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记得给家里人报个平安。”周琴最后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里出来,易勋欲言又止的朝身边的人瞄了几眼,忍不住问:“你不给他们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辰方脚步微缓:“给谁?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易勋一愣,片刻后笑了笑道:“那就好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顾的往前走,辰方半步走在他后面,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易勋侧头望向校门的方向,说:“他们应该也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知道了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看着学校远处照来的霓虹灯,他讽刺的勾了勾唇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经过楼梯间的时候,他往楼道里看了一眼,虽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但恐惧已经少了很多了。

    走进教室,班上同学看他们两个的目光多少有些疑惑,但也只是疑惑了。

    张鹏的事医院是严格保密的,报道上根本没有提到,他们两个旷课一下午也是班主任单独处理的,不存在被同学们“另眼相看”的状况。

    回到座位上,郭甜例行问了一句:“你们两个下午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易勋很自然道:“我低血糖,去医院输了点儿葡萄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辰方呢?”

    都不用他张口,易勋又接道:“他送我去医院,顺便逃课。”

    郭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怔了半晌,郭甜露出一脸恍然的表情,“原来是这样,就说你们肯定是有事,开学几天就旷课一下午,都有人猜测你们是不是会直接退学了,还说你们俩要是退学了,咱们班上男生的颜值评论值都要掉一个档次,幸好没退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给了易勋一个“我懂的”眼神,体贴的转过去自习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打发了郭甜,易勋迅速从屉子里拿出一个笔记本,刷刷的写了一行字,递到辰方面前:抱歉,没经你同意撒了个谎,那些事不适合在学校里说。

    辰方在笔记上盯了片刻,拿过来写了几个字:没关系,都随你。

    又推回易勋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笔记本上多出来的几个字,易勋感到一阵羞愧。

    他写的快,一行字基本是狂草勉强看得清,辰方也写的快,递过来却是硬笔行书,一手字漂亮的很。

    易勋又在上面写:说你逃课,不怕损了你在同学心里的形象?

    辰方回:不怕。

    易勋:不怕老师以为你是个坏学生?

    辰方:不怕。

    他言语简骇,总不肯多写几个字,易勋看的不过瘾,想了想,回:那你有什么怕的东西?

    辰方看了笔记本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