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开学当天被求婚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22.壮胆(第1/2页)

    因为突发事件太多,加上又是同桌,易勋和辰方的同学关系,可谓是突飞猛进,男孩子之间,简单的一场球赛都能建立起深刻的革命友谊,更何况是一场攸关生死的经历。

    所以易勋和辰方走得近,完全合乎常理。

    但也不仅仅是因为常理。

    在知道辰方送他戒指真的只是为了“交个朋友”之后,易勋决定将戒指和巧克力还回去,结果看到的是某人一脸大受打击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勋第一次觉得“喜不喜欢”这个问题是一个千古难题。

    他苦口婆心的解释:“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,是这个东西,不能随便送人的。”

    辰方迷茫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样常识的问题还需要问为什么吗?

    可仔细想想,辰方这个人本身就不能以常理来判断。

    常人会去给女鬼送伞吗?

    常人看到满走廊的血和血淋淋的怨鬼会那么淡定吗?

    都不会。

    可是辰方会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送戒指意味着什么,可话说的太明白让他明白了,岂不是会很尴尬?

    易勋斟酌着说:“戒指……是要送给你珍视的人的,就是那种,对你很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辰方坚定道:“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……也很重要,可是程度不太够啊!

    他又挠了挠鼻尖:“我的意思是说,那种会一直陪着你的人,就是上大学,到以后工作了都会在一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辰方愣了愣:“以后不会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谁说得准啊。”易勋道:“考大学总有差异,以后分道扬镳说不定几年都见不着面。”

    想到以前的同学,他也万分感慨。

    他连自己初中班长的名字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人这种生物,忘性很大,感情也很多变。

    他顾自陷入沉思,辰方突然道:“我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易勋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辰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不想同他一起,他跟上去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神情突然落寞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易勋觉得他现在这样子看起来比他还戒盒时受到的打击还要大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易勋想了想,精神一振:“巧克力我收下,这个你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觉得不够的话,你再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辰方终于有了反应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请吃一顿饭的话,就能一起多待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知道以后可能不会一起之后,就觉得时间格外的紧,分秒必争。

    犹豫的时间都没有,辰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易勋松了口气,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欠了别人人情,到头来怎么成了别人请他吃饭?

    ……算了,人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敲定了共餐时间,还没到饭点儿易勋就觉着饿了,正好课桌上放了盒现成的巧克力,为了以示诚意,他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巧克力保存的很好,这么热的天,放了几天一点都没有融化的痕迹,他拿了一颗放进嘴里,尝不出与普通的巧克力有什么大的味觉差异,但是饥饿感很好的被覆盖了,于是又往嘴里塞了一颗!

    辰方看他吃的开心,心里的小郁闷顿时散了,不自觉的弯了弯唇。

    高三的课程很紧张,除了三餐时间,教室里几乎都是满员,学习时间紧迫,氛围就很沉重,这应该是每个高三班级里的普遍现象。

    然而易勋却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同桌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小动作,而且没有任何防范意识。

    老师在讲台上讲课,他听的格外认真,老师刚一停下,他也就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同样的练习题,易勋被一道题困住解不开时,同桌的人已经做完了全部并且开始偷偷玩手机。

    以他那做题的速度,易勋完全相信他是为了敷衍随便填上去的答案!

    自习课就更不用说了,每逢自习,素描本就是他的唯一,画人画物画风景,就是不划题。

    总之就像和学习绝缘了似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完全不顾忌别人的目光,对老师在教室里的巡回观察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每次老师靠近他们在的位置,易勋都为这位同桌提心吊胆,悄悄的用笔头戳戳他的肩,暗示他要收敛点儿。

    辰方当时很乖巧,把小动作都收了起来,等老师绕过那块地方,就又开始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不省心的同桌!

    易勋原本还打算利用同桌给自己的小动作打掩护,现在计划全部泡汤不说,他还为同桌操碎了心,一天过得相当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周二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,这也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