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开学当天被求婚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26.谈判(第1/2页)

    班主任的突然出现让教室门口清净的了下来,周琴腿不长,走的却很快,三两步迈了过来,一脸愁态的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她视线在人群里扫了一圈,学生们的目光都落在前面的一位女士身上,有的是看好戏,也有的面露不满,还有人怕她看不出来朝前面的人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周琴视线一瞥,看到已经靠到了围墙上的某人,顿时怔了怔。

    怎么又是这个学生?

    易勋一脸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心底叹了口气,她看向教室门口的一群人:“上课铃都响了,都回去上课!”

    等同学们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周琴又看向何欣,好声好气的说:“您是哪位同学的家长吧?我们去办公室里谈吧?”

    九班的回教室了,其他班的还在围观,何欣回头看了看,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大喊道:“去什么办公室?就在这里说,你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是吧?谁知道你会不会护着这个学生?”

    何欣原本是想走的,只是刚刚被易勋“污蔑”,她想以牙还牙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刻意挑事的模样,已经让周琴心里的天平偏向了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好感度-1。

    这时她背后有人道:“她想找领导。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侧头,看到站在教室门口依旧十分醒目的人。

    何欣:“……”这个人怎么还在这?

    易勋瞬间领悟了辰方的“提醒”,暗自给他比了个赞。

    而周琴的表情就很微妙了。

    想找领导,意思是说她这个班主任的身份还不够格了?

    好感度-10086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mmp,表面上周琴还是很和气,淡定的拿出手机给年级主任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被请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任平生的私人办公室。

    任平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端起桌上的保温杯抿了一口茶,抬头道:“周老师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琴道:“这位是上次受伤的张鹏同学的妈妈,好像是为了张鹏同学住院,来找易勋同学的,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家长不肯同我说。”

    任平生皱眉看向何欣。

    何欣顿时就炸了:“什么叫我不肯同你说?你问过我了吗?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琴很无辜的打断她:“您不是说要找领导吗?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位家长,这里是办公室,请您控制一下情绪,别打扰其他老师办公。”

    他不确定这里的门能不能隔住这位家长的音。

    何欣一口气堵在喉咙里,咽也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情况怎么就成这样了!

    她怎么还没开始质问就拉了集体仇恨值了?

    此时旁观的易勋,看着周琴一脸平静的脸,暗道周老师能当上高三的班主任果然不是善茬,装无辜给人下暗刀的能力实在厉害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已经让何欣这个告状的处在了劣势了。

    看来周琴也是记仇的很,他以前没说过贬低周老师身份的话吧?

    他脑筋乱转,然后任平生开口了,“这位家长,上次的事学校已经查明,是您的儿子张鹏在九班教室外无故挑事,他的意外受伤不是易勋同学的责任,教室监控和班上同学都可以作证,因为直接原因,易勋同学已经表达了歉意也承担了医药费,现在张鹏同学的事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歉有什么用!谁稀罕他的医药费?现在是我儿子因为他在医院里被人割了肾,无论如何,他现在得赔给我儿子一个肾!”

    “肾?”

    任平生看了易勋一眼,问何欣:“什么肾?”

    周琴也是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学生在医院里被割了肾,这事他们没得到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何欣刚要开口,蓦然喉咙哽塞,片刻之前还在的泼辣态度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两个主任两脸茫然,易勋叹了口气,把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鹏的事被医院掩盖别人不知道,但林政的死和精神病人砍伤林泉的事还是有媒体报道的,清楚了前因后果,任平生和周琴同时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人是你找到的?”

    易勋迟疑道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人是他找到的,但是是别人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根本是你和那个精神病串通一气要报复我儿子!”何欣又开始吼。

    任平生头疼的揉了揉额角,“张鹏妈妈,我知道您担心张鹏同学,但是出了这种事,应该是医院里看护不利的责任,怪不了易勋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怪他?要不是他打了人,鹏鹏怎么会出这种事!”眼泪已经重新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任平生哑然。

    遇上这种可怜又蛮不讲理的人,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在何欣哭个不停的时候,易勋道:“主任,能让我和她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