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开学当天被求婚了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28.引导(第1/2页)

    辰方显然没有与人方便的自觉,或许在他看来,撞鬼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医院一行之后,对没有危害的鬼,易勋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害怕的寸步难行,也就没有要求辰方让女鬼再转移阵地。

    毕竟胆子这种东西,确实是可以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更让他放心的是,女鬼去的是女生专用的卫生间,他就是一天跑十趟卫生间,也是遇不着的!

    现在更让他困扰的,是易鸿彬三天两头跑上来找他,以至于他想同学们忘记他易家长子的身份的指望,也全部泡汤。

    “哥,今天下午一起吃个饭吧。”易鸿彬就站在九班教室门口,抬头在教室后面张望:“也叫上大师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同学们都看着他俩,易勋没好气道:“你到底来找我还是来找他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便宜弟弟可以送人吗?

    “其实是张鹏要请你俩吃饭。”见他犹豫,易鸿彬道:“他今天出院。”

    易勋怔了一下,立马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易鸿彬:“……”这个便宜哥哥还是他的吗?

    其实张鹏出院之后要请他们吃饭这事早两天易鸿彬就上来跟他说过,他忽然怔住,是因为他把这事给忘了,一时有点心虚,才这么快就答应。

    在上课铃响之前把易鸿彬催回了教室,易勋回到座位上跟辰方说:“张鹏要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辰方正在素描的手突然停住,愣愣的抬头道:“……你去吗?”

    易勋点头:“去。”

    辰方也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他会有种自己说不去这人也不会去的错觉?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就像出门赴宴询问自己孩子意见的大家长!

    被自己的想法逗笑,他刚在座椅上坐下来,偏头一看,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辰方手里的素描本已经多出了一个成型的人物轮廓。

    看着还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不画头的吗?”易勋惊讶。

    辰方握住画本的一只手微紧,拿着素描笔的手抬起来指了指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易勋顺着笔头的方向看过去,瞬间恍然。

    他画的是郭甜。

    易勋是记得郭甜有一次看到辰方的素描的时候,缠着他要给她画一张,辰方确实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平常也喜欢画人,和现在画的,也就是先画头和先画其他部分的区别。

    易勋不解,但他又不懂画,也不问了。

    下午吃饭的地方约在市中心的卡拉尔饭店,还特意定了包厢,看着满桌鲜香美味,让人食指大动的美食,易勋忽然有点可怜坐在他斜对面的张鹏。

    因为这桌上有大半的东西,是张鹏不能吃的!

    虽然出院了,但伤口并没有完全恢复,饮食需要特别注意。

    为了请他们吃这顿饭,张鹏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看起来不错,就是十分别扭。

    他忽然站起来,举起身前的高脚杯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事情阿彬都已经告诉我了,你们两个兄弟关系其实很好,我以前针对你,确实有阿彬的原因,但也有我自己的原因,劳资就是看你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,听我说。”张鹏道:“你说你一个集团大少爷,阿彬他妈虽然不是你妈,但易叔叔又不短你吃不短你喝,你还玩什么离家出走,幼稚不幼稚你,一走还就是十年,就没见过你这么能作的!”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他那时候可不是又幼又稚吗?

    对面张鹏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,似乎觉得差不多了,才缓了一口气道:“总之,以前是我做的过分,肾没了也怪不得谁,劳资一个肾照样顶你们两个!我张鹏不是不记恩仇的人,你冒险去救我,我谢谢你,以前的事我跟你道歉,还有我妈去学校闹事,她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,给你添麻烦了,我也替他道歉,这辈我干了,你们随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口干了半杯的褐红色液体。

    易勋阻止不及,眼见着他十分豪迈的先干为敬,愣道:“你的歉意和谢意我都接受,但是你是不是不能喝酒?”

    易鸿彬坐在边上,闻言立即道:“那是冰红茶。”

    易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鹏倒是完全不介意,把高脚杯放下之后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沉默看似在状况之外的辰方忽然道:“你妈为什么会直接找去学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勋一想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论坛上的两次发帖可能是巧合,可连何欣都被引去学校了,就一定不是巧合了。

    在张鹏鼻梁骨断的时候何欣没去学校,说明张鹏没把让他受伤的人是谁告诉何欣,她一个学校外的人,连对自己儿子住院都关心不多,也不可能去翻儿子学校的论坛。

    张鹏和易鸿彬作为帖子的当事人和当事人的兄弟,自然也知道有人发帖针对易勋的事。

 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