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血儒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八章 破阵之功(第1/2页)

    步军和戎族骑兵大战,有时候需要的不光是勇气,还有牺牲。

    戎军大阵中,一员银刀千户身披重甲,容貌威猛,凶残的眼神透露出狼的光芒,拧起一根狼牙棒“噗”一声砸碎一名汉军士卒头颅,双臂朝前一压,千百名戎族铁骑跟随其打开的缺口,冲进汉军步军大阵。

    眼看冲进汉军大阵,戎骑骑兵顿时大呼小叫疯狂起来,举着弯刀、大剑集体疯狂,潮水般汇聚而来,攻破汉阵就在此时。骑兵一旦形成碾压,疾驰的战马轻易就能撞倒、踩死步卒,人脆弱的躯干在战马面前比一根稻草强不了多少,一旦步军军阵被冲破,汉军士卒的生命就是戎人等待收割的牧草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人的生命是那样的卑微,每一声喘息,都有无数汉族男儿倒在戎人铁骑之下。

    戎骑和汉军彻底绞杀在一起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“放箭,骑兵出击吧!”伍祐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,目光复杂,盯着和戎人绞杀在一起的军阵。虽然无可奈何,但还是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,右前方一百步,十轮无差别,射!——”传令官一声命令,弓箭营校尉面含热泪,咬牙接令。

    “无差别射击,汉军伏——”随着一声令下,与戎族焦灼一起的汉军步军竟似傻了一般,拿起手中盾牌朝向后方,防备自己军阵方向,部分没有盾牌者甚至趴在地上,任由戎族骑军践踏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噗!噗!——”密集的弓箭,雨滴般朝汉戎汇聚处飞去,十轮箭雨之下,戎族骑军全部射杀当场,还有无数忠贞勇敢的汉家男儿,被自己人射穿身体,和戎军倒在一起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汉军步卒大多披甲执盾,弓箭之下,多为受伤,只有少部分失去性命。

    蓄势待发的大汉骑军个个面带苦涩,心脏针扎一样疼,但没有人心生不满和愤怒,拥有的只有悲壮。一千年来,银河以北四个大州,一百余府,五百余县,上亿大汉子民生活的土地,都是这样来的。这,就是一个民族想要繁衍、生存的命运。

    十轮箭雨过后,汉戎大阵的连接处出现几个巨大的缺口,戎军的阵列就像破布般被撕成几块,骑阵露出了巨大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跟我冲!——杀啊!”颜子卿所在军,校尉呼延赞一声大喝,率先朝戎族大阵冲去。他所率领一军正好位于第二阵列,除了第一阵列前三排的老兵,四排以后的全是新军。这一次伍祐使了一个障眼法,除第一阵列的撞阵骑兵外,后面的全是良家子。骑军的撞阵骑,前几排士卒,根本不求杀敌,只要能重开敌阵,活到战后就是最大的英雄,历来撞阵骑兵存活率都低得可怕。颜子卿隶属呼延赞,自然排在第二阵列,位于第五排,第四排是单大、单二,自告奋勇冲在颜子卿前面,为颜子卿冲阵。

    “冲!——杀!——”原本整齐严谨的骑兵阵列,瞬间分散成以屯或者队为单位,一头扎进刚才步卒胞泽为骑兵“创造”出的缺口中,就似一把剪刀,插进戎军心口。

    “朱七七,朱八八,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额!”朱二郎语带哭声。他看着颜子卿那么沉稳,满满的敬佩。这特么的是读书人?是江南读书世家出来的读书人?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,朱二郎感觉自己有点想尿。

    “放心,少爷!”朱二郎身边一位亲卫,朱八八露出一口黄牙,拍拍胸脯,“只要老奴没死,一定保少爷安全!”

    “堵住,不准退!——”戎军万户疯了一般命人堵住缺口。戎人都知道伍祐为人狡诈、凶狠,但没想到连自己人都杀,这一次确实出乎戎人预料。

    “冲!——杀!——”颜子卿一声大喝,八卦阵发动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单大一声大喝,顿觉自己劲力丛生,力量好似变大几倍,座下战马速度和冲击力也强上不少,一枪就挑飞一名戎人。毫无停留,继续冲击,左闪右抽,片刻间四五名戎狗被杀落马下,仿佛又回到十几年前,自己一生的巅峰,最最疯狂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其他几十名颜家士卒也情势大变,人,还是原先的人,外貌也察觉不出任何异样,但内在的力量、速度、反应好像提高大截,对面的戎人也仿佛弱小不堪,一碰就倒,一磕就死,挡者披靡,纸糊的一般。

    这第一阵,颜子卿开启的是八卦阵。阵列如此靠前,戎军凶猛,颜子卿不敢为了节省体力,拿胞泽的命来赌运气。

    只一个冲击,对面的戎阵根本挡不住,瞬间被击穿队列,熱刀切黄油一般,被切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继续冲!——”颜子卿一声号令,枪尖上挑着一名戎狗尸体,随手甩开,指引着身后骑兵阵列,跟上自己。骑兵冲阵,万万不可没有后续支援,否则一旦陷入包围,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单大单二挥舞长枪大刀前头开路,朵朵血花从枪下飘起,满眼都是杀戮的欲望,但凡挡在俩兄弟面前的戎人,全都化成了厉鬼。“噗!”一声,一名戎军百户被挑落马下,戎军第二列被冲透。此时呼延赞也陷入苦战,冲击势头被阻,和单大一个阵列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——”再次往前一冲,单大一杆长枪扎进了两名戎人尸体,无法再持,只能丢到一边,拔出腰间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