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劫天运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:宝典(第1/2页)

    “杀!”禁奴叱喝一声,那把霜白神剑数次贴过我的脸颊,这她的剑飞快,几乎是我所见最犀利残酷的剑法,那种剑招不留半点人情,本就是为了杀人而修炼出来的杀人剑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从什么起忘记了人性,从而才会有这样的攻击段,不过久经战场的我并不会因此而落了下风,打赢她固然不可能,不过躲开这些攻击,对我没有太大困难。

    连续数次拨开她的剑,趁着一次借力的功夫,我又弹出了漩涡,而禁奴因为我的借力给反弹了回去后,又复冲上来,我在漩涡外,咒语早就准备妥当,一击之下,周围顿时形成一场威压风暴,禁奴没想到我会如此快释放法术,本能纳灵法的同时,又一剑想要突破这威压,然而这咒语我在道体内准备好久,怎么可能是凭靠蛮力所能破解,所以很快她就给反压回了漩涡!

    我当立断,趁着这关键的一瞬凝滞,顷刻把浮世清音剑释放而出,而卧蝉这时候翅膀快的震动,剧烈的鸣响声顿时把周围笼罩住,并且震碎了坑洞旁边的所有隐藏的临时小型固界阵图!

    阵图给毁灭,漩涡一边旋转,一边急剧缩小,两圈后就整个消失不见了,我松了口气,这禁奴给我彻底关入了原来的空间里,有禁法大阵在,她就算翻了天也上不来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能掉以轻心,毕竟当年她能够从里面冲出来,现在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!

    我犹豫了下,随后快往界守城飞去,坐在了界守城的玉盘上,我快的恢复刚才所受的伤,还真不能小看禁奴,每一剑余劲都威力十足,如果换成了别人,估计就没我这么好命能逃出升天了。

    恢复道体伤势,无非是将原先断掉的道统脉络重新接驳和完善,我对于重点的位置率先恢复,随后才是受伤部位少的,但这时候,出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看过原先金色玉牌给我模拟出的脉络走向,在恢复的图,我竟无意识的就按照了之前增生出的脉络走动,而就在我立即停止脉络扩张的时候,却现这一段的脉络已经是走出了雏形!

    道统的脉络扩展,几乎是永久性的,因为道体学习的法术,一旦学习,就没有回头的路,除非忍住不去运行它,不让道力通过,甚至去开拓它。

    但现在因为这增生的位置非常容易的达成,所以还没扩张的时候,我自己就本能的按照这脉络去走了,而且衍生出来的容易程度,出了我的想象,这法术,就好像是专门为我量身缔造的一般!

    不过这道理解释起来也不难,这块玉牌的阵法接驳了玉盘,在玉盘的作用下,把我的道统运转模式整个读取,随后给我量身定制了一套最容易学习到这法术的方案,偏偏这增生位置就是我最需要的部分,而且以前却从来没想到的,就好像一个人某个位置的皮肤很痒,又无法够到,而这时候忽然有人给了你一把挠痒用的神器,谁能够轻易拒绝这好意?如此一来,就算是以后我在玉盘上吸收和恢复道力,也会不知不觉的就按照这增生脉络来运转!

    这法术未免太过可怕,恐怕还真是禁奴所学的纳灵法,因为之前帮助禁奴恢复身体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它的厉害,一旦帮忙重新接驳道统脉络,这脉络过几天还会增生弹跳回来,导致混乱的道统,至始至终又返了回来!让人不知道该怎么砍断这些脉络才好!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难以解决,因为纳灵法也未必是不好的法术,毕竟流传天地的**术,难道能说它就是邪法?只是个人道体耐受能力而已。

    禁奴的道统驳杂繁复,不过和我的比起来,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,毕竟我是十种道统交叉缠绕,复杂得就跟级迷宫似的,增生位置再多,却正好又是接驳其他道统,仿佛在教授让我的天一道更加紧密,我能拒绝么?

    很遗憾,我真的不能……

    因为我很需要这样的力量,这紧密的连接,恐怕会让天一道走向另一个辉煌,所以我根本难以否定这个方案!

    可问题是,我会跟禁奴一样疯么?

    按照这走向,我却感觉不到会因此而造成道统短路,亦或者又改变身体特征的地方,我根本不能拒绝这让我变强,却没有太多副作用的法术。

    所以在吸收真仙气的时候,我不断计算道统脉络一旦增生连接后的结果,其的风险以及以后的展,在计算得无法再深入下去,仍然没有现缺点之后,我最终还是没能忍受住!

    而让这些脉络任由增生之后,我甚至还有种意犹未尽之感,甚至还想要按照自己得来的办法,继续让其衍生和增长下去!

    而等到所有的新脉络衔接完毕后,忽然一句句的口诀和总纲,仿佛是破译的密码,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!

    通灵宝典!

    我心震惊无比,这通灵宝典对我的道统冲击,无亚于过往一切读过的秘典,总纲甚至和我的天一道有互相印证的嫌疑,只是派生出来的法术更加的威力无穷,而且有着更加强大的容纳之力,在所有道统连携的一瞬间,我甚至感觉到了沟通天地大道的端倪!

    紧接着,我身上的灵仙之气竟然因为道统脉络增生的缘故,加流通和吸收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