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六十五章(第1/3页)

    任彦东和盛夏的旅游假期比之前计划的时间多出了近两周, 他们又去了其他几个国家, 一直玩到春节后,最后又回到墨尔本。

    初那天, 任彦东收到向秘书发来的邮件,跟他确认,要不要参加二月十号在北京举办的某金融高峰论坛。

    邀请函在年前就寄到了公司, 当时忙,他就把这事儿搁在了一边, 后来忙着求婚, 就给忘了。

    今天主办方又给各公司秘书发确认函, 他们那边安排座位和演讲嘉宾。

    任彦东没立即回复,他合上电脑去找盛夏。

    盛夏正在花园里,帮着园丁一块修剪花草。

    她拿着剪刀,也像模像样的剪着,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盛夏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盛夏摘下帽子, 冲他摆摆手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过来,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盛夏放下工具, 又去水管那边冲洗手, 最后还拿着水管对着自己的凉鞋喷, 喷着喷着, 就玩上了瘾。

    小时候每到下雨, 她就踩水坑,有时还直接跳到小水坑里,鞋子全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盛夏, 别玩儿了。”任彦东在等了两分钟后,见她依旧没有要放下水管的意思,只好无奈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盛夏关了开关。

    她快步走过去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任彦东把高峰论坛的事情简单一说,时间、地点,还有两个主持人是谁也告诉了她,这次主持人没有夏沐,不过她作为记者,肯定会过去采访。

    盛夏点点头,“然后?”

    任彦东原本打算不去,又怕盛夏以为他心虚。

    他还是决定:“我听你的,你怎么说我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盛夏嘴角有丝坏笑,“这么乖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...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盛夏:“去吧,这是公事,反正之前你不是也正常出席?你说以前那些感情在遇到我时,就已经翻了篇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“我以前敏感,老是患得患失,甚至是羡慕嫉妒夏沐,那是因为,我以为你不爱我,只是因为合适才跟我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现在不一样了。你爱我,我在你心里是最特别的那个,这就是我的盔甲,坚不可摧,就什么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她问任彦东:“问我之前,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任彦东如实道:“没打算去。”

    他很少感情外露,今天的话多了些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她那句,因为他爱她,她从此有了盔甲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只羡慕过纪羡北。”

    盛夏:“因为夏沐喜欢他?”

    任彦东摇头,“因为夏沐一开始不喜欢他,他能坚持三年。”

    对他们这样现实、又什么都看透了的人来说,最不屑一提的就是所谓爱情,一不值。

    纪羡北遇到夏沐时,已经三十。

    在三十岁的年纪,还能遇到一个让自己犯贱的女人,一犯贱就是三年,还无怨无悔,这得多大运气。

    那时,他觉得上帝偏爱纪羡北。

    直到他遇到盛夏,一个他愿意去取悦、愿意天南海北追着跑的女人,以至于现在,为了她,他心甘情愿去改变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还羡慕纪羡北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不羡慕。”

    盛夏:“我都让你此生无憾了,你不得把我当宝一样捧着?”

    任彦东腾出一只手,掌心朝上。

    盛夏两根手指在他掌点了点,他把她的手指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这是时隔一年后,他第一次敢在她面前说起夏沐,她的表情没多少波澜,他心里那块沉重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怕她心里会有点不舒服,他小心翼翼拉着她的手,放在了他左边心口处。

    盛夏笑了,“知道你这里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拿着她的手放到唇边,他在戒指上亲了下。

    盛夏还是决定让任彦东去,她只是希望一切成为一个常态,而不是让任彦东刻意去躲着谁,那样反而把一些人和事弄得很特别。

    之前是她敏感,原本再正常不过的事,因为她的心境,大家都尽量避免提到夏沐,一个行业会议,在她这里,都弄得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沈凌约她喝咖啡那次,说起去年她考研时:

    ‘任彦东在你考研那天正好参加了金融会议,这你知道吧?任彦东的心思都在他手表上,过一会儿瞄一眼,夏教授也是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们手腕上有宝贝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天你考研。’

    不过当时沈凌没跟她说,当时的主持人是谁,她猜测着,应该是夏沐。

    盛夏不确定,就问了任彦东,“去年我考研那天,你参加了金融峰会,主持人是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夏沐。”

    盛夏这会儿能理智冷静的去看待之前的那些事,倘若他心思不在她身上,大概就不会在会场还惦记着她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