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六十六章(第1/3页)

    情人节的前三天, 十一号那天, 他们结束了行程,回到北京。格@格@党小说

    今天对任彦东来说, 史上最黑暗。

    去年这个时候,他千盼万盼,终于把盛夏从上海盼回来, 结果到家后迎接他的是分手。

    手分了,杯子摔裂了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, 他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到了家, 盛夏顾不上吃饭, 一头扎进了书房,还把门反锁了,神神秘秘的,叮嘱任彦东不许打扰她。

    任彦东也没在家待,带上旅游时买的礼物, 给盛夏发了消息,【我出去一趟, 晚上十点前回来。】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, 盛夏没回。

    任彦东拿上车钥匙, 自己驱车前往。

    路上堵了一段, 到夏教授家里, 已经天黑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,夏教授亲自去开门,门外只站着任彦东一人。

    “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往后靠, 让出过道给任彦东进来,她不禁又朝外看了眼,也没见着盛夏,“夏夏晚上约了人?”

    任彦东把礼物放下,“在书房,不知忙什么,也不让我进去。”他说:“她不知道我过来,我也没跟她提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算盛夏今晚不忙,他也没打算让她来。

    夏教授明白了,任彦东找她有事单独聊。

    家里阿姨给任彦东泡了咖啡,夏教授又拿了些水果来,都是任彦东平常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前,她接到任彦东电话,说要来家里,她就准备了些水果,有任彦东喜欢的,也有盛夏喜欢的。

    准备好水果,她给盛夏发消息,问她要不要在家里吃饭,想吃什么。

    盛夏没回,后来电话也没接。

    “玩的怎么样?”夏教授随意聊着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不错,夏夏这回玩高兴了。”差点乐不思蜀。

    任彦东不擅长聊天,夏教授又不是旁人,他就省去了铺垫,直奔主题,说起盛夏研究生毕业后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已经让岳老师帮忙联系音乐学院,等暑假后盛夏就开始着手准备申请资料,明年研究生毕业,正好可以无缝去音乐学院进修。

    语毕,气氛凝结。

    夏教授脸色微滞,但碍于面子,即便心里头不高兴,她也没表现得多明显。

    她淡淡笑了笑,“夏夏让你来当说客?”

    任彦东摇头,“她不知道我来找您,也没决定申请音乐学院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端起水杯,里面是温水,喝到嘴里却是凉的。

    “彦东,夏夏现在这样的状态不是挺好?你怎么又心血来潮让她到音乐学院进修?”

    夏教授加重了‘心血来潮’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阿姨,我深思熟虑过。”

    大道理,他只字未提,拿了他学钢琴这事举例,“跟岳老师学琴也不是一时兴起,就是在旅游这段时间,我每天都有练琴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也没长篇大论来说服任彦东,反正只要她不同意盛夏读音乐学院,盛夏还是会听她的。

    她挑着重点问了句:“即使深思熟虑,那也是有原因的,让夏夏继续深造的初衷是什么?”

    既然不是盛夏自己要求转行深造,那间必定有什么理由促使。

    任彦东就等着夏教授这么问,他知道这么回答不厚道,可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夏教授这么多年固有的认知,甚至习惯了掌控盛夏,也不是谁三言两语能让她改变过来,只能捡着她最忌讳的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夏夏要是在金融圈,不可避免的就要遇到夏沐,您也知道,她心里最敏感的人就是夏沐,从练字那会儿开始。”

    说起夏沐,夏教授眉心一跳,现在俨然成了她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,她都自责不已,若不是她总拿夏沐跟女儿比,还一遍遍的说,女儿大概也不会那么受伤。

    夏教授把一杯温水都喝了,心透凉。

    她忽然盯着任彦东看,虚空点点他,“你这孩子,你就是故意说了刺激我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任彦东笑了笑,没否认。

    夏教授微微叹气,任彦东这是蛇打七寸,知道她的软肋在哪。

    说不定女儿现在已经不那么介意夏沐,可她作为母亲,也是不希望自己女儿在感情上有一点点挫败和难过。

    她自己感情婚姻失败,就想女儿能幸福。

    这些年,不管生活还是学习上,她对女儿都很严苛,但在女儿感情上,她只有一个要求,任何时候,不要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任彦东起身,给夏教授的水杯倒满温水。

    夏教授没再执意反对,而是担心,“夏夏要是去了国外,你们又要分居两地,异地恋不好谈,有时谈着谈着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明年我就去曼哈顿,留在那陪读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点点头,这样她心里还舒服点。

    她又喝了半杯水,缓了缓。

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