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六十六章(第2/3页)

    “我之前一直以为夏夏跟我一样,感情只是生活的甜点,可有可无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表态,“阿姨,只要夏夏喜欢的,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,之前一年让她那么难过,是我的错,以后不会有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大门突然有了动静,指纹开锁声传来。

    夏教授愣了愣,又眯了眯眼,可真是巧。

    外头的人进来了,门阖上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那人穿过玄关,跟客厅的任彦东四目相对,两人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盛爸爸一时懵了,没听说今晚任彦东要来家里。

    任彦东的关注点全在那个指纹锁上,这都进出自由了?

    难怪今晚夏教授比他想象要好说话,本来他还想着估摸得聊几个小时,至于结果,他也不好保证。

    哪知这才刚说一会儿,夏教授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夏教授有了自己的生活和关注点,注意力就不在盛夏那里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站起来,“盛叔叔。”

    盛爸爸干咳两声,“夏夏呢?”

    夏教授,“你闺女没来,在家里忙活着呢,就彦东自己来的。”

    盛爸爸示意任彦东坐,他自己在在对面沙发上坐下,他双手交握,跟任彦东说:“情况就是你看到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还真是在一块了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夏夏肯定会特别开心,这一幕,她大概盼了二十多年。”

    夏教授忽然间就眼眶酸了,拿起水杯喝了几口温水。

    她和老盛,就是于千帆过尽处,回头时,彼此都在原地。

    母亲知道她和老盛复合了,一直摇头,说早干嘛去了,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,让孩子也遭了那么多罪。

    她说:再回到二十多年前,我跟他照样还是分,过不到一块,这不是都老了嘛,性子都磨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说回到二十多年前,就是回到十年前,就以他们的脾气,照样离。

    任彦东又坐了会儿,跟盛爸爸聊了不少,都是跟盛夏以后去音乐学院深造有关。

    盛爸爸一开始也不是很乐意,后来看任彦东坚决,而夏教授也难得不反对,他就没再坚持,说盛夏喜欢就行。

    点钟时,任彦东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车里,他没急着发动车子,给盛夏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夏听说父母复合,没有太震惊,不过心里甜滋滋的,嘴角已经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早就感觉父母有情况了,尤其爸爸,每次见妈妈就跟刚恋爱一样。今年也不是特别想让她和任彦东回去过年,大概就是想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盛夏岔开话题:“三哥,你快回来,我有个小礼物给你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盛夏笑了笑,始终没说。

    任彦东把大衣脱了放在副驾驶,驱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回家必经的某个路口,今晚集查酒驾。

    车子排成了长龙,半天才挪一步。

    车里温度高,任彦东把衬衫纽扣敞开两粒,将衣袖也挽到小臂上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抓痕一道又一道,旧的还没好,新的又摞上去,都是盛夏的杰作。

    后背,腹部就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她指甲明明是平整的,还能抓成这样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,任彦东倾身,从大衣里摸手机,这个口袋里没有,他摸到了户口本,是盛夏的户口本,刚才从夏教授那里要来。

    他把户口本放好,拿出手机,盛夏给他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宝宝:【堵车?】

    任彦东:【查酒驾,到家得十点钟。】

    宝宝:【乖巧.jpg】

    任彦东看着那个图片上的表情,总觉得家里有个陷阱等着他。

    比预想的时间还晚,任彦东到家已经十点半。

    他把大衣搭在臂弯,不由又看了眼口袋。

    盛夏这会儿在餐厅那边,正靠着岛台喝咖啡,双腿自然交叠,表情悠闲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怎么还喝上瘾了,晚上少喝。”

    盛夏指指那个杯子,“你的一辈子,我看看好不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给我礼物?”任彦东看看客厅那边,没有。

    盛夏浅笑:“卧室床头。”

    “喝完上楼。”任彦东先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户口本还在衣服里,他转个弯去了书房,把户口本放在保险柜。

    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盛夏端着咖啡上来了,在卧室没看到任彦东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书房。”

    盛夏几步走过来,靠在门边,“干什么呢,神神秘秘的,也不去找礼物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把保险柜锁上,只能敷衍她:“看个件。”

    他关了灯,牵着她去卧室。

    “晚饭吃了没?”

    盛夏点头,“吃了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床头柜上,摆了几幅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