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六十八章(第1/3页)

    盛夏玩到凌晨两点才回家, 任彦东比她早到家半小时, 这会儿已经洗过澡, 一个人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之前在会所一直打牌, 任彦东现在才看到任初@他,原来他买的票贡献给了楚寅昊一张。

    相克的人, 怎么着都能狭路相逢,他退出微信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汽车声, 盛夏到家了。

    盛夏以为任彦东早睡了, 哪知他一个人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睡?”她脱了外套, 走去吧台那边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晚上跟沈凌他们约了打牌,刚到家没多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只打牌没喝酒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盛夏坐在高脚凳上,“我今晚也没喝。”她抓着任彦东的手腕, “我咪一口。”她把他手里的酒杯推向自己。

    嘬了一口, 她细细品着,“不错。”还给出了评价。

    盛夏有点累,趴在台上。

    今晚陪着闵瑜疯玩, 当时不觉得, 现在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任彦东背靠着吧台, 把胳膊伸给她枕着。

    盛夏侧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, 抬眸看着他,“买了票怎么也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没什么,下回再看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盛夏下巴对着他的酒杯扬了扬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任彦东抿了口红酒,俯身低头喂给她。

    唇齿留香。

    盛夏笑了笑, “给你加一分。”关于音乐剧没去听,她给了他一个补偿,答应他一个条件,随他提什么。

    任彦东确认:“随便什么都行?”

    盛夏点头,“任意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就直接提了:“我跟叔叔和阿姨都说过了,他们不再反对你转行去深造小提琴,等岳老师那边有了消息,你就开始准备申请事宜。”

    盛夏其实已经知道了,夏女士今天给她打过电话,她挺意外夏女士态度的转变,夏女士说,任彦东的功劳,其他也没多言。

    每次她给他的一些条件,他都用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算,你还有个提条件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暂时也没要求,就先放在了那。

    今晚在会所,大家都在聊余泽的婚事,不可避免的就会说起闵瑜,都在关心闵瑜的状态,但这种事也不好直接问,问了等于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他问盛夏:“今晚聚餐闵瑜也在?”

    盛夏秒懂他想要知道什么,“嗯,她状态还不错,余泽在她那里彻底过去了,反正我是一点也瞧不出她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当初闵瑜刚分手那半年,看似洒脱,可所有的憔悴都写在眼角眉梢。

    盛夏没再聊闵瑜,说起周明谦。

    周明谦还不死心,今天在酒吧散场前,他又叮嘱她一遍,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喜欢那个题材,也想挑战自己。

    “三哥,那个...”合同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,就被任彦东打断,“没可能。”他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气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上楼睡觉。”

    盛夏按着他的手臂,没让他动,“你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没再阻止。

    盛夏原本是趴着枕在他手臂上,现在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暗暗组织好语言,“在分手和签合同之间,你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这句一抛出,客厅瞬间陷入了紧张的沉默。

    任彦东猝不及防,没想到她来这么狠的。

    他心脏收紧,胸腔里的气压越来越低,就算穿着她定制的衬衫,心口位置有个盛氏唇印,也丝毫缓和不了这份沉闷。

    “盛夏。”他压低嗓音,眼神一如既往的深幽,“我最怕你威胁,不管这种威胁是你拿来试探我,还是真的就准备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盛夏抿着唇,没吱声。

    任彦东最终给出了她答案,“但如果非要选一个。”顿了半秒,他说:“前者。”

    如此坚决,他都没给自己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‘扑通’一声,盛夏的心脏没规律的乱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抬手,按了按他心口处的那个唇印。

    “关于合同,我以后不会再提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就此提出,“刚才你给我的那个条件,我现在要用。”

    盛夏瞅着他:“说吧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以后不许再提周明谦。”

    盛夏:“......”忽而笑了。

    任彦东的心落回了原地,去年11号分手,今天是12号,他真怕她再分手一次。

    他拿出红酒,又倒了半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喝酒压惊?”

    任彦东没搭话,半杯红酒,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之后说起周明谦,“下次他要是再找你,你把我们分手这事朝他身上赖。”

    赖周明谦的理由就是:要不是周明谦,盛夏那晚就不会去会所,也不会听到沈凌那翻话,他们也不会分开那么久。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