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六十八章(第2/3页)



    盛夏:“那你怎么不怪自己,当初沈凌说出口的时候,你没反驳?”

    任彦东转着空的高脚杯,一直凝视杯底,“我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盛夏手托着腮,“别破罐子破摔呀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又倒了点红酒,这次是一口一口抿着。

    半晌,他说了句:“实话。”

    盛夏一时没反应过来,眼神疑惑。

    任彦东难得又重复了一遍那句:“以前我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不止如此,还自我感觉良好。

    盛夏摆摆手,“别这么损自己,差不多就行。”她想表达的是,“你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,显得我看人眼光不咋地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接过她的话,“本来就不咋地。”

    “盛夏,别跟我比眼光,你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盛夏反驳:“我哪儿不如你了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择偶。你要说你眼光好,那你也只找到我这样的,我找到的是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盛夏不气反笑,赞美的话,不嫌多。

    任彦东把酒杯给她,他弯腰,将她打了个横抱抱起来,现在抱她上楼是个轻松活儿。

    盛夏把杯底的红酒自己喝了,后来到了卧室亲吻时,已分不清到底是谁齿间的红酒味。

    她喜欢任彦东身上带着一丝淡淡的酒香,混合着清冽的荷尔蒙,总是让人沉醉其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情人节的前一天,十三号那晚,任彦东有应酬,早就安排好的,没法推。

    但他只参加饭局,饭后消遣活动不过去。

    席间,多少双眼睛一直盯着任彦东的衬衫看。

    隔着点距离,他们不知道那是水印上去,以为是晚上来饭店前,哪个女人故意留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过是盛夏,女人不会在自己男人衬衫上留口红,弄花了衬衫不说,还影响任彦东形象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男人,从来不缺女人追求,投怀送抱的那就更不用说,他们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只不过纳闷的是,任彦东来之前,秘书怎么没提醒他的衣着?

    今晚的饭局,毕竟不是朋友小聚,而是商务应酬。

    在座的,唯一不好奇的就是紧挨着任彦东坐的那人,他看清了那个唇印是假的,印上去的。

    该谈的都差不多,谈的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酒也过了三巡,饭桌上话题越来越随意。

    那人问任彦东,“任总,你这衬衫是在哪儿定制?还是头一回见这个款式,开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所有人都将目光转移到那边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盛氏高定。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狗粮。

    “这谈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,行走的狗粮。”那人跟任彦东碰杯,“祝福,早点请我们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十点钟,饭局散了。

    任彦东赶去花店,他下午预定了鲜花,214朵。

    盛夏注重仪式感,每个节日,于她而言,最重要的一刻就是零点。

    任彦东到家时,盛夏还没睡,在练瑜伽。

    见他手里捧着那么一大束玫瑰,“这么早就结束了?还以为你十二点钟之前赶不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转了场,我没过去。”任彦东把花放到她跟前的地板上,直接去了浴室,随后传来的就是花洒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盛夏嗅了嗅玫瑰花,又拿手机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任彦东从浴室出来时,盛夏已经躺到了床上,只留了他这边的床头灯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跟以前一样,任彦东的枕头在床间,她的枕头靠床边,睡着了后,她总会从他身上翻一遍。

    间快一年没住一起,她翻墙的本事依旧不减。

    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盛夏侧躺着,支着头,忽然有点担心,“我天天从你身上爬过去的坏习惯,是不是得改改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任彦东把床头灯调暗,让盛夏枕在他胳膊上,他发梢上的水滴落在了她脸上。

    盛夏擦擦脸,“等结婚后,有了孩子,我再这样翻,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也认真想了想,“不用改,我不在床上睡,你就不翻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对。

    “那你住哪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在地板上铺床被子,我睡床下。”

    盛夏调侃:“为了你闺女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低头,吻落下,小水珠也跟着滴在了她眼睛上。

    情动之后,盛夏很快深沉睡去。

    任彦东放下她,起身去了衣帽间,挑了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手表戴好,他把盛夏手机设置了闹铃,又给她留了张字条压在手机下,拿上风衣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盛夏被音乐铃声吵醒,她下意识摸摸身边,没人,她还以为任彦东起去游泳了,铃声音量太大,她只好爬起来拿手机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,她蹙眉,原来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