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盛夏之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番外二(第1/3页)

    任彦东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 盛夏进来了, 她今天也是光腿穿了条裙子, 任性委屈巴巴的看着任彦东,不过没吱声, 但眼神里分明写着:爸爸骗人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任性撒娇道。

    盛夏走过去抱起她, “怎么了, 宝贝?”

    任性两手扒着盛夏的脖子,在她脖颈间一直蹭着。

    任彦东瞅着盛夏的腿,又给盛夏递了一个眼色,“你过来是不是跟任性一起穿袜子?”

    盛夏压根就不接他的眼神,她摇摇头, “干嘛穿袜子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...零下,冷。”

    他反问:“你穿这样出去不冷?”

    盛夏点头,又说:“高定裙子穿袜子, 这得多丑?”

    肯定冷, 但就是不穿。

    她已经几年不上演奏大厅, 也极少出席商务晚宴, 那些华丽的裙子快要被压在了箱底, 她就把这些裙子当成了私服来穿。

    连闵瑜都说, 太奢侈, 简直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这两年, 盛夏给自己定裙子的频率减少,除非遇到特喜欢的她会定几件,其他时间都用来给女儿挑裙子。

    任性才两岁, 已经有了自己的衣帽间。

    任彦东原本指望盛夏配合,她非但不配合,还跟着拆台,他只好再次试着说服闺女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

    任性头也不抬,只说了句:“你不懂女生。”

    盛夏冲任彦东嘚瑟的笑了,然后跟女儿说,“妈妈带你去挑件漂亮的外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跟妈妈穿一样的外套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两人亲昵的聊着,边说边去了衣帽间。

    任彦东双手抄兜,无语的望着母女俩的背影。

    任意拉着任彦东的手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弯腰,抱起儿子,“我们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任意在任彦东侧脸上亲了下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男子汉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不点一本正经的说着,任彦东的脸上有了笑容,任意接着说:“要让着妈妈和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盛夏给任性挑了件风衣,正好跟公主裙相衬,选好了衣服,两人高高兴兴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盛夏浅笑,“妈妈也爱小宝贝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以为盛夏会给女儿选件厚一点的棉衣,哪知道这么清凉,“盛夏,”后面的话,他又咽了下去,当着孩子的面他就没多说,改成,“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盛夏把任性的风衣脱了,给她围上餐巾。

    任性和任意已经会自己吃饭,他们俩像大人那样,安静的吃着盘子里的早餐,任意拿了一片奶酪给妹妹。

    任性不要,“卡...”她皱着小眉头,想那个词。

    盛夏提醒:“卡路里。”

    任性:“卡路里高,会变胖,不美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差点被噎到,吃到胃里的早饭也开始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他瞄了一眼盛夏,这几天她放假带孩子,也不知道都跟孩子说了些什么,任性现在连卡路里都知道了,还煞有其事的说着。

    任彦东把烤肠切了一小段,喂给盛夏,盛夏迟疑了一瞬才吃下去,紧跟着,她开始喝柠檬汁。

    看着她吹弹可破的皮肤,他原本想要跟她说的那些话,仿佛又成了一堆废话,就着早饭全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饭后,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去机场,阿姨带着两孩子画画去了,任彦东拽着盛夏的手腕去了楼上卧室。

    盛夏心知肚明,这人要收拾她。

    巧了,刚到半搂,任彦东私人号码那个手机响了,是一个陌生号,没有犹豫,他直接接听。

    “任总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商梓晴。”

    商梓晴自报家门后,紧接着问:“能耽误你几分钟吗?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商梓晴:“我要跟余泽离婚。”

    任彦东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离婚去找余泽,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商梓晴:“你放假回国吧?回来你找余泽聊聊,让他放弃孩子的抚养权,他想要孩子找别人生去,我儿子不会给他祸害。”

    在商梓晴眼里,能压得住余泽的人,就只有任彦东。

    余泽也听盛夏的话,她也是后来才知道,余家和盛家走得近,长辈的关系非比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她和盛夏之前闹得不愉快,现在也拉不下脸来找盛夏帮忙。

    任彦东:“我跟你半点交情都没有,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商梓晴也是被逼急了,没法子就乱投医。

    余泽狠,人脉比她广,真要打起离婚官司,输赢她没胜算,真要到了那一步,她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当爸爸的人了,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吧,我不求孩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